文化 要闻

中国“硅谷”满天飞,哈佛教授怎么看?

吹牛逼谁不会?宽生君以前所在的公司,营业额年年负增长,利润年年入不敷出,靠集团倒贴钱,也敢在中关村大街以南的电子市场里,挂一面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中国硅谷”。

光中关村这样的牌子都不下3-5块,事实上,深圳比北京更像硅谷不是吗?那里比北京的“硅谷”牌子更加多。

宽生君昨天看到朋友圈一位自称零售业专家的老师发了这样一段话: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论是人还是事情,最好的东西往往只有表面薄薄的一层,这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所。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底子,但你最好去碰它。只要你捅破了这层脆弱的窗户纸,里面的内容,一多半根本经不起推敲。

所以,在每一个山寨“硅谷”的面纱下,“里面的内容,一多半根本经不起推敲”。

认真,你就输了。

中国政府、学界、商界、都在呼唤科技创新。

新技术革命正在成为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力,那么,中国应如何更好的释放创造力,在这方面可以从硅谷学习到哪些方面的经验?

在近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美国经济学家、哈佛大学亚洲中心主任DwightH.Perkins表示,政府想要刺激技术创新,就要着力提升创新的环境。首先是保证大学能拥有与创新相关的一流培训,与时俱进,加大在研发上的投入力度,并要保护知识产权,让创新的人得到回报,同时也需要聪明的VC投资人。硅谷是自发形成的,政府所要做的只是创造环境,最终去创新的还是人,而不是政府。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也在昨日的论坛发言中表示,你的繁文缛节、官僚程序越少,组织结构越扁平化,就越容易催生创造力。这样一种氛围会让每个人觉得自己有发言权,自己掌握着自己的命运,这是硅谷的经验。

投资人眼中技术革新的方向

那么,在技术创新的方向上,横跨中美的投资机构红杉资本是如何考虑的呢?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论坛上表示,红杉将关注三个方面的技术革命,一是信息技术革命,比如云计算、大数据,二是智能制造,比如无人驾驶车辆;三是医疗、大健康领域,比如新药的研发。

至于大公司还是小公司,谁会率先在这些技术上颠覆,他认为,很多跟传统行业相关的公司,只要他们有变革的意愿,机会还是特别大的,比如在无人驾驶领域,有传统汽车厂商,有滴滴、uber,有一些初创的技术公司,大家都在同一个赛道上。但在以技术驱动的行业中,谁能最先突破,关键在于技术的创新型和领先性,速度很重要,谁能先得到客户的认可,就有可能成为行业里最重要的玩家。

沈南鹏认为,对于新科技新产业的评判标准,最重要的是看它能否提升效率,降低消费者的成本,这个恰恰和中国政府着力推进的供应侧改革直接对应。

他指出,过去几年,新科技革命当中出现了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比如中国的滴滴,美国的Uber,酒店房屋分享领域里面的Airbnb,这些商业模型和技术手段给社会带来了更加便捷的生活方式,对现代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是它所体现的形式和前几次工业革命产生的产能增加并不完全一致。

看好物联网的颠覆性影响

利用新科技来提升原有产业的生产效率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也是产业创新的机遇所在。一些大公司的掌门人认为,物联网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中国石化董事长王玉普在发言中表示,未来五到十年将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从蓄势待发到群体性迸发的关键时期,云技术,物联网,大数据,信息和通讯技术的快速发展,会对能源化工产业的发展带来颠覆性的影响。

这些技术的革新不仅会对传统行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也将让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更加舒适和方便。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在发言中表示,随着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互联网正在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也就是智能互联网的时代,智能终端将从过去有限的品种,扩展到我们身边无处不在的设备,比如空调、冰箱、电饭煲、甚至汽车,都将具有计算储存和网络的功能。智能互联网代表的新技术革命,将会是新产业革命的催化剂。

十时集的头像
十时集
面对海量信息必然分不清哪些是重点,也很难将世界看的通透,我们需要一把“奥卡姆剃刀”,提倡轻盈、简洁的生活观,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http://www.widegrow.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