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智能设备

苹果为了宣传Apple Watch反复震荡时尚圈,但是然并卵

巴黎奥斯曼大道 40 号的老佛爷百货商店每年约有 2500 万人光顾,拜占庭式的巨型镂金雕花圆顶紧邻着巴黎歌剧院,这里云集了世界各地的奢侈名表;伦敦牛津街的 Selfridges 百货有 108 年历史,如同纪念碑的建筑物底座经营着一间被称为“奇迹屋”的售货区域,陈列于此地的卡地亚、宝嘉丽、豪雅、万宝龙和浪琴们,据说能够发挥超乎寻常的魅力。

2015 年中期,苹果公司在这两处地点设置了专柜,销售他们希望介绍给时尚界的智能腕表 Apple Watch,包括那款售价 1 万美元的 18K 纯金版。

2017 年 1 月,两家专柜因销量不佳陆续关闭,没人知道这些金表真正卖光了没——不久前,苹果与梅西百货签订了开店的合作协议,这个举措在传统百货业走入黄昏的时候发生多少显得有点奇怪。因为这个协议敲定后不久,梅西就传出了“业绩不佳即将打包出售”的消息。

伦敦 Selfridges 百货的 Apple Watch 橱窗

历时 2 年多,苹果的时尚奋斗史结束了。

目前全球 Apple Watch 精品店只剩下了东京新宿伊势丹百货店。如果从 2016 年 9 月 Apple Watch 二代发布、取消纯金版本往前算,这段不长的历史还要再缩短 4 个月。

“一年以前你戴一块爱马仕表带的 Apple Watch 还很潮,现在会被人笑话的。”钟表文化专家白映泽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说。

苹果为了卖表所作的最大一次努力应该是在去年 5 月——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被称为“时尚界奥斯卡”的 Met Gala 晚宴。苹果出人意料地成为晚宴的赞助商,当晚的着装主题,也随着千亿巨头的手笔定为“手工 X 科技:科技时代的时尚”。

它们在 Met Gala 上布置了一个大型展览,一边是打褶、刺绣等传统手工艺的高级定制,另一边是 100 件通过科技手段完成的时装(3D 打印、热塑、激光切割……),为苹果增添一丝奢华感性的品牌元素。不过遗憾的是,众嘉宾费尽心思配合晚宴按照“科技感”着装,却没人戴 Apple Watch 当作配饰。

比起在数码界睥睨一切的高冷姿态,苹果在时尚圈则要谦卑得多。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athan Ive 在 Met Gala 的开幕致辞中说:“手工和机器都能造出精致讲究的产品,也可能都不行。”他还拿缝纫机暗比 Apple Watch,宣称一开始被视为复杂的技术往往终会变成传统。

这个说法当然没错,苹果公司的宏伟业绩就构筑于友好的电子产品和极致的简洁美学之上。Apple Watch 符合  Jonathan Ive 对设计的理解,但它始终没能简洁地回答那个最重要的问题:

“它到底是用来干嘛的?”

作为 Tim Cook 作为 CEO 任下经手的第一款产品,Apple Watch 被寄予厚望。不过只要稍微探究 Apple Watch 的使用方法,你就会发现种种矛盾:声称可以让你少看手机,但关键用途手机还是少不了;旨在为你提供更丰富的生活,但过小的操作界面让很多应用都显得很可笑;它是一台手表外形的手机,从硬件外形上没有摆脱手表的思维方式,从软件操作上也没改变 iOS 系统的思维方式。

只有随心所欲搭配表带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但这个套路,从当年生产塑料表的 Swatch 到去年的爆款 Daniel Wellington 都玩过。

在 Apple Watch 这款产品上,苹果惯有的强势不知所踪。前苹果设计师、负责心率传感器设计的 Bob Messerschmidt 在接受 Fast Company 采访时说,他原本计划把传感器放在表带的底面,因为这里的脉搏更明显。但这个方案最终被 Jon Ive 回应说不符合潮流趋势而否决,另外,Apple Watch 也需要可更换的表带,并不适合在里面添加传感器。

制图:冯秀霞

自从把未来产品重心锁定在手表上以来,苹果这家公司的思维方式可能就进入了传统时尚界——要知道,当年它们卖台式机和手机,可从来没有和其他 3C 产品使用同一个游戏规则。

那种“诶,苹果公司怎么也……”的陌生感从 2014 年 9 月 9 日开始。

从未被邀请参加苹果发布会的时尚媒体编辑们首次来到会场,很多人在没搞清楚出货和技术参数之前就热情洋溢地发布了标题大概为 “Apple Watch 入侵时尚领域”的报道,成为同期纽约时装周的热门话题。

同月,Jon Ive 来到欧洲,和 Anna Wintour 一起出现在巴黎著名的 Colette 买手店,这场早餐会上,《Vogue》、《Elle》主编、《纽约时报》时尚总监,Azzedine Alaïa、Karl Lagerfeld 等大牌设计总监悉数到场。

2014 年 10 月,Jon Ive 的访谈和 Apple Watch 广告登上《Vogue》杂志。

2014 年 11 月,超模刘雯佩戴 18K 金版 Apple Watch 登上《Vogue》中国版。

2015 年 2 月,Wintour 负责的杂志《SELF》的封面也出现了 Apple Watch。

2015 年 5 月,苹果春季发布会不久后,苹果在《Vogue》刊登 12 连页广告,单笔广告金额约超过 200 万美元。

根据媒介检测公司 iSpot.tv 的数据,苹果在 2015 年春季发布会后的一个月为 Apple Watch 砸下了约 3800 万美元的电视广告费,几乎接近 iPhone 6 五个月 4200 万美元的广告费。

通常来说,苹果的营销预算总是要比三星少一些。但 2015 年是苹果有史以来花钱最厉害的一次,创纪录的 18 亿美元主要就花在了 iPhone 6 和 Apple Watch 身上。

Dean Johnson 是创意营销机构 Brandwidth 的副总裁,也曾担任苹果公司的顾问,他当时评论说:“数年前我曾和苹果公司讨论过 iPad 以及它所面临的威胁。苹果当时表示,消费者会看其他平板电脑的广告,但最终会购买 iPad,因为它确实足够杰出。”

“至于 Apple Watch,背后则有真金白银的广告费花出去。”

不止是 Apple Watch,整个苹果公司都因为突破性创新的停滞而发生一些变化。最直接的变化体现在人事上。Cook 聘请了 Burberry 的前 CEO 来负责把公司的零售端打磨成更奢华的场所、让 YSL 的 前 CEO 来担任“特别项目”副总裁、曾创立瑞士腕表 Ikepod 的英国工业设计师 Marc Newson 则来到 Jonathan Ive 麾下卖命……时尚界的高管一个个跳槽到苹果,变成品牌顾问、公关经理、市场总监。

Angela Ahrendts,图片来自 LISA MAREE WILLIAMS/BLOOMBERG NEWS

2013 年的时候,Angela Ahrendts 还是英国时装帝国 Burberry 的首席执行官,她记得当时 Tim Cook 用来说服她到苹果工作的理由是“我们这有一万个科技专家,但没一个你这样的人。”苹果给 Angela Ahrendts 开出的第一年年薪高达 7340 万美元,是同年 Cook 的 8 倍,其中包括 7000 万美元股票。

就任苹果“零售店及在线商店高级副总裁”后,Ahrendts 对渠道进行了种种改革,改革的整体思路一方面是线下体验线上购买,另一方面则是:极度奢华。

2015 年下半年新开的苹果店都采用了新的设计:简化陈列、所有第三方产品统一白色包装、Ahrendts 还和 Ive 为零售店申请了一系列专利,包括挑高天花板、特殊聚光灯等等。在她的尝试下,陆续出现在苹果店里的,除了一款售价 1990 美元起的昂贵音响,还包括十几棵榕树。

Ahrendts 无疑正以奢侈大牌的零售思路改造苹果,其他“外援”则教导苹果如何按照时尚界的套路进行营销。这一切离苹果擅长的游戏规则越来越远。

天津恒隆广场的 Apple 零售店,是亚洲第一家种了树的苹果店

与此同时,这一系列举措还意味着苹果为自己、同时也为无数潜在竞争者顺便打了广告。只不过这一回,有太多消费者无法清晰辨别 Apple Watch 完胜其他智能手表的理由。

除了坚定的追随者,市场上产生了两种可能性:一群人依然举棋不定,而另一群人终于产生了购买智能手表的想法,不过他们会买一块便宜得多的替代品尝鲜。

一个证据是智能手表市场的竞争情况:根据 ZDC 互联网调研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 年第一季度智能手表品牌的数量迅速下滑,但从第二季度开始又稳步上升。分析认为,这是因为苹果 4 月份春季发布会又推出了几款 Apple Watch 的表带,其中有首次出现的尼龙材质,让消费者的关注点重新回归,也让跟风的厂家再次补充上来。

另一项证据来自 Mobile Life Centre 2015 年 11 月的一份报告,发现人们对 Apple Watch 使用频次最高的功能是表盘,即看时间——一块几十块的电子表都能做到的功能(更不要说智能手机了)实在对不起 349 美元带给顾客的智能幻想。

在 Apple Watch 的应用市场真正成气候之前,智能手表市场仍然会维持很长一段时间“争奇斗艳”的状态,比如一个简单的可刷公交卡的特色功能,加上不到五百块人民币的售价就可能让苹果丧失一个顾客。

然而,并不能说 Apple Watch 时尚化的营销失败了。相对它入侵的那个领域来看,它挺成功。一位负责腕表报道的独立撰稿人 Jacques Wang 认为,Apple Watch 借助表带的宣传放大了产品的装饰意义,“帕玛强尼腕表也用爱马仕表带,但是大家知道吗?”

Apple Watch Series 2 上市,同样包括爱马仕表带

单纯从出货量对比,Apple Watch 每季度数百万块的销售放到瑞士表业毫不逊色,甚至几十个高级钟表品牌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大的量。2015 年 Swatch 集团全年营收为 85 亿瑞郎(约合 84 亿美元),而包含并以 Apple Watch 为主的苹果财报里的“其他产品”一项,2015 年销售额达到 100 亿美元。

但对年营收 2156 亿美元的苹果公司来说,卖个几百万块并不能让 Apple Watch 成为 iPhone 之后的下一个增长主力,而且它已经在下滑。来自 IDC 的统计表明,尽管占有智能手表最高的市场份额,Apple Watch 一代 2016 年第三季度的销量已经下跌 70%。

最初因 Apple Watch 骇人出货量而恐慌不已的制表业现如今已经淡定了不少。今年 1 月的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SIHH)上,回归传统成为核心主题。尽管依然嫉妒着苹果对于大众市场的影响力(本届日内瓦表展首次增设一天公众日,对从业者以外的社会人士开放),但他们也认识到,电子产品永远不可能成为可保留的奢侈品,也不可能像从前的石英危机一样,把机械表打得落花流水。

“一年以前有些品牌还会担心,我们是不是要赶紧上马智能表,现在大家知道这只是热潮。”白映泽说。

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瑞士豪华钟表厂商亨利慕时(H Moser & Cie)发布了一款长相酷似 Apple Watch 的机械表,售价 2.49 万美元

若把 Apple Watch 看作一块高级腕表,它淘汰得太快了;若作为一件时髦单品,Apple Watch 迭代或者说换表带的速度又太过缓慢而单调。以苹果自己的标准看,Apple Watch 是一款仍然在打磨的产品,远称不上成熟,其最新申请的一项专利是表带供电,而在时尚界的打拼,如今看起来只是一次试错。

纵观苹果过去两年摸索时尚的历史,你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它并没有想好自己究竟应该扮演一个高高在上的颠覆者,还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参与者。

从它最近的举措来看,当年和时尚媒体站在一起的风头已经随风而去。2016 年 7 月,苹果邀请媒体参观其为 Apple Watch 准备的健身实验室(Apple Fitness Lab)。最新 Apple Watch 15 秒广告核心的画面则是 “Stand”、“Exercise”、“Move”——iOS “健康”应用里的三个圆圈。

库克也许可以安慰自己,上一季度 Apple Watch 表现历史最佳,收入占整个智能手表业近 8 成。但他也应该知道,以苹果“极少产品赢得极大市场”的企业策略,Apple Watch 没能开创一种消费潮流,对苹果来说是一种隐忧。

Paul Deneve 可能是最惨的。这位法国著名奢侈品牌 YSL 的前 CEO 为 Apple Watch 打入时尚圈立下了汗马功劳,参与了几项大型营销活动,包括伦敦 Selfridges 百货商店令人惊艳的橱窗设计。但 2016 年 12 月,苹果公司领导层的介绍页面更新,Paul Deneve 已经从中除名。

题图来源:VOGUE

十时集的头像
十时集
面对海量信息必然分不清哪些是重点,也很难将世界看的通透,我们需要一把“奥卡姆剃刀”,提倡轻盈、简洁的生活观,如无必要,勿增实体。
http://www.widegrow.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